巅峰上忍简直摔得连最起码的人样都没有了骨整

小编:龟岛名寺更加不相信眼前的情景了! 眼前身穿赤红色军装的男人,正在傲然而立,完全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苏锐的体力不是已经被那暴烈的三拳完全的耗尽了吗?怎么

  龟岛名寺更加不相信眼前的情景了!
 
    眼前身穿赤红色军装的男人,正在傲然而立,完全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苏锐的体力不是已经被那暴烈的三拳完全的耗尽了吗?怎么还出现这种情况了呢?
 
    “有些事情,和你想象中的并不一样,和我想象中的似乎也不太一样。”苏锐微微一笑,垂在下方的手掌轻轻的握了起来。
 
    仅仅是一个慢吞吞的握拳动作而已,却充满了惊人的气爆声!
 
    龟岛名寺看着这一切,简直感觉到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苏锐能够这样做,说明他的实力又开始了提升!
 
    而且是非常恐怖的提升速度!
 
    别看龟岛名寺能够对着空气挥拳并且打出气爆声,但是这和苏锐空手抓出气爆声响是完全两个概念!
 
    龟岛名寺已经停留在这个程度三年了,仍旧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可是苏锐怎么能够做到这样呢?难道说他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还是在刚刚的生死之间取得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突破?
 
    这种结局,龟岛名寺之前连想都没想过!
 
    此时苏锐轻轻握一下拳头就能引起气爆声,而龟岛名寺自己却身受重伤,浑身脱力,甚至连站着都是勉勉强强才能够做到,在这种情况下,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纯子现在有了生命危险,而你却是害了纯子的罪魁祸首。”苏锐说道。
 
    如果没有这个家伙从背后重伤了纯子,纯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哥萨克劫持为人质,虽然哥萨克的行为非常的残忍,但是对于纯子的伤势,龟岛名寺也要负责!
 
    望着苏锐的目光,龟岛名寺说道:“立场不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死到临头了,还要强行装硬汉,真的很无趣。”苏锐说道。
 
    “我死了,会有很多人报复你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龟岛名寺的口风一转。
 
    龟岛名寺并不知道,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苏锐嘲讽的冷笑两声,右拳一挥,手掌心里面的两枚手里剑便被甩了出去!
 
    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龟岛名寺根本就不可能躲得开!
 
    哧哧两声!
 
    这是手里剑刺入龟岛名寺胸膛的声音!
 
    两枚手里剑,全部钻进了他的左胸!
 
    龟岛名寺的心脏在这一瞬间被刺爆,鲜血炸的满胸腔都是!
 
    苏锐冷笑着摇了摇头:“干掉一个巅峰上忍,原来并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说完,他便走上前,在龟岛名寺即将摔倒在地的时候,扶住了他。
 
    龟岛名寺在痛苦的同时,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似乎很难相信,他的秘密居然并没有打动苏锐!
 
    “不好意思,我对你的秘密并不感兴趣,就算你拿天大的秘密来交换,也不可能换回你的命了。”
 
    “下辈子见吧,希望你的死能够让纯子的伤势轻一些。”
 
    说罢,苏锐便将其拉到了甲板边上,然后狠狠一踹!
 
    此时山本恭子正望着远处空中磨磨唧唧的直升机,冷冷说道:“怎么还不发射?飞行员在拖延什么?”
 
    结果,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便看到一个人呈抛物线状从第四层甲板飞出,跨越了几十米的距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她的身边!
 
 第1678章 临战突破!
 
    这龟岛名寺被苏锐远远的踹出了几十米,简直像是空中飞人一样,这种突然出现的方式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之前战神阿瑞斯和邪神哥萨克相继掉下了第四层甲板,但那也只是掉下来而已,此时,居然有第三个人飞出来了!甚至,这一次完全就是像是导-弹一样被发射出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这空中飞人的轨迹一路看去,望着他一身的忍者服装,所有人都知道,这位被打落下来的是龟岛名寺!
 
    堂堂一个巅峰上忍,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被远远的打了下来!
 
    三大高手围杀阿波罗,居然全部失败了!
 
    那么阿波罗究竟有多强?
 
    龟岛名寺重重的摔在了山本恭子的身边,这样的碰撞,让他本来就受到重创的身体迸发出了更多的鲜血!
 
    苏锐刚刚的那一脚可谓是用了全力,龟岛名寺被踹出了那么远,重重的摔在金属甲板上,他的脑壳甚至都完全摔的裂开了!
 
    “龟岛君!”山本恭子喊了一声。
 
    龟岛名寺趴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应。
 
    脑浆都被摔出来了,鲜血溅射的到处都是,甚至有好些滴都溅到了山本恭子的白裙上面!
 
    望着此景,山本大小姐的面色骤然变得阴沉了起来!
 
    有两名下属连忙把龟岛名寺翻了过来,结果发现这名巅峰上忍简直摔得连最起码的人样都没有了,面骨整个儿破碎了,胸口全是鲜血,两把手里剑插在胸口,已经几乎连把柄都没入胸膛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已经触摸到了神忍壁障的龟岛名寺,居然会死的居然这么惨!
 
    堂堂巅峰上忍,以这么一种凄惨而屈辱的方式死亡,这是在狠狠的打山本组所有成员的脸!
 
    所有看到此景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隐隐作痛!
 
    山本恭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表情之中已经满是阴云了!
 
    她远远的望着第四层甲板,并不能看到苏锐的身影。
 
    而后,她又看了看脚边的龟岛名寺,眼神之中全然没有了一丁点的温度。
 
    “你这是在挑衅我吗?”山本恭子冷冷说道。
 
    刚刚,龟岛名寺的尸体,只差两米就砸到了山本恭子!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都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好像周遭的温度都突然降低了好几分似的!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山本恭子这句话之中所包含的寒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简直有如实质,所有人都如坠冰窖!
 
    此时此刻,这就是山本恭子最强大气场的体现!
 
    “我们的直升机到底在干什么?”山本恭子问向身边的手下:“我让他对第四层甲板进行火力覆盖,他睡着了吗?”
 
    这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冷酷味道!
 
    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此时山本恭子既然这么说,那么无论最终的战况究竟如何,阿帕奇上的那两名飞行员都不可能活下去了。
 

当前网址:http://u-neon.com/a/xingkongcaipiaomianfeiziliaodaquanyule/20181113/1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