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他望见江东船只只应战所用的策略是叫两翼船

小编:时旭日缓缓从东面升起,江上雾气渐渐消散,下游方向数十艘战船一字型排成两行,停在江中,中间好似用什么连在一处。 那是似乎是看穿了鲁肃心中疑惑,诸葛亮正色说道:将帆布缝

 时旭日缓缓从东面升起,江上雾气渐渐消散,下游方向数十艘战船一字型排成两行,停在江中,中间好似用什么连在一处。
 
    “那是…………”似乎是看穿了鲁肃心中疑惑,诸葛亮正色说道:“将帆布缝合,在当中多置些孔洞,以免与叫江水从孔洞中流过幕布四角,各绑绳索,分别吊于四艘大船上,令四艘大船两艘在前,两艘在后,前面两艘大船的幕布上,再绑一块大石,随后徐徐放松绳索叫幕布浸入水中。因受前面两艘大船幕布所绑的大石重量,整张幕布呈倾斜状。以便于打捞从上游冲下的箭矢!”
 
    “这…………”即便是智谋超群的鲁肃,显然也有些不明就里,而诸葛亮,则仍望着江面继续说着。
 
    “辽军所用箭矢,除箭簇以青铜、铁制打造外,箭杆乃竹、木所制,为了箭矢能射得更远,箭杆经过日光暴晒,除去其中水分,甚轻;而箭羽乃是飞鸟羽毛所制,亦能浮于水上;更重要的是箭簇,辽军箭簇亦是沿用秦国造法,不过为大量制造,辽军箭簇相对秦国箭簇较小,总体说来,些许时间之内,这些箭矢虽不能完全浮于水面,也不会当即便沉于江中,要等它沉下。恐怕要等箭杆、箭羽浸在水中良久,方才沉下而此地距离箭矢落江之处不过三、五里,又不曾在水中浸泡多少时辰,若是及时打捞的话…………”
 
    一面惊疑不定听着诸葛亮话语,一面惊愕望着此处众多夏口士卒坐着走册忙碌着,鲁肃心中惊叹不已…………
 
    解释一番之后,与鲁肃一道登上大船,诸葛亮下令此处战船上的士卒将幔布四角吊起,果然见无数箭支,数十艘战船,粗粗一算,恐怕已不下十万…………
 
    事后,当鲁肃将此事告知周瑜时,只见周瑜的表情有些怪异皱眉思索半响,却是从案上抽出一封信交与鲁肃,口中淡然说道:“无暇管其余事了,你且遣人将此信送至辽营蔡瑁处,另外,故意叫李林知晓派去的将士!其家中老日后自有我周公谨代为照料,决然不会亏待之处!”愕然接过周瑜递来信件,鲁肃方才脸上些许喜悦早已消逝无影,眼神黯然,望着手中信件,暗暗叹了口气…………
 
    有些时候。因为太执着某事。因而忽略了其他。使得原本十拿九稳的事,结果白白的浪费了机会,好似快到嘴边的鸭子,飞了实在有些可惜。就拿徐庶的话来说,他实在不明白,为何李林明明知道对方是故弄玄虚,却还要照着原本的步骤走呢?派一支船队岂不是更快?李林无言以对,其实他事后也挺迷糊的,为何自己当初就好似中邪一般,舍近求远呢?思来想去,他还是没能想出个头绪来。二十万支箭,对于眼下财大气粗的李林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即便是营中火油的消耗,李林也仅仅是下令至江陵那边,调了些过来。
 
    再往后,李林听到了诸葛亮在下游有帆布将自己射进水中掉落的箭矢通通打捞上来,不下十几万支,李林更是觉得郁闷,本来是想给诸葛亮一个大亏吃的,没想到这草船借箭还是让诸葛亮给接成了,而且还是在自己完全知道的情况下,当然了,李林也没有看到诸葛亮和鲁肃从江水里面爬上来的那个狼狈的样子,若是李林看到了估计也差不多够李林开心一阵的了。
 
    成业六年八月二十四日,程昱从冀州抵达汉阳,与众人相会,这一下李林身边顶级的谋士几乎是凑齐了,庞统,徐庶为主,程昱,郭图,蒯越为辅,更有一旁这些征战沙场的老将,外加李林这么一个超越千年的大脑,可以说,如今李林的阵容绝对要比当年南下的曹操要强上不少。
 
    李林当即召集麾下谋士商议进兵之事,期间,郭图简单叙述了一下近日事况,李林率先问了一下刚来的程昱的一见,毕竟李林也知道一个当局者迷的道理,程昱深思一下,笑道:“恐怕,眼下江东与刘备,要更为忧虑才是,主公何必心急啊?”
 
    在李林一愣之间,庞统亦拱手说道:“程大人所言极是,在下附议!”李林听罢,细细一想,便明白了二人的意思,就如庞统早早便提及过的,李林驱北方之力携众取江东,优势要远远凌驾于区区江东之上,眼下孙权与刘备人马,皆是与辽军隔江而对,战局呈僵持状态。比起实力雄厚的李林而言,江东与刘备是耗不起的。
 
    首先,粮草之事,虽然辽军一方同样为粮草之事担忧,然而莫要忘了,孙、刘兵马亦有十万之多,可是粮草,却要远远少于辽军。在这点上,双方相差不多。其次,便是兵力,辽军有数十万之众,汉阳、乌林等地屯扎四十万,石阳屯扎十万,两面夹击江夏、夏口,大有优势,而孙、刘两家,却只能龟缩防守,疲于应付,再次,便是将士实力,李林强于陆军,弱于水军,然而最紧几日,他麾下荆州水军实力提升极快,蔡瑁对战周瑜时,从早前的屡战屡败,到如今十战九败,换句话说,荆州水军实力,正直追江东水军,也就是说,江东在水军方面的优势,正一点一点被辽军追近,假以时日。江东恐怕要不战而败。
 
    李林轻领其首,顾自低头细思,其实在对战方面,他趋向于早早用兵,早早功成,最不喜拖延战机,在这点上,他与众人的意思大致相同。
 
    一旁总管粮草的徐邈忽然冒出来说道:“仲德言之有理,不过再相持下去,我军粮草恐怕不济啊!”
 
    “这…………”程昱不疑有他,徐邈说的话当然肯定不回假的,而且徐邈帮助李林掌握大军粮草已经多少年了,计算绝对不会出差错的,其实自得了荆州众多存粮以来,辽军在粮草军饷上,难得地处在充溢局面,嗯,不过虽说是充盈,也只走到今年年末,如此。倒也不算徐邈信口开河。
 
    与程昱对视一眼,庞统微叹一声,摇头说道:“粮草若是不济的话,唯有速战了!”
 
    “是啊!”李林抚掌说道:“即便是孙、刘两家联手,亦不过是区区十万兵,而我军有五十万之多,倘若止步不前,岂不是叫天下人笑话?今日我之所以招诸位商议,意图思一妙策,以便于攻下江东!”
 
    众人听罢,对视一眼,沉默不语,毕竟,妙策之所以是妙策,可不是信手可得的。
 
    “士元的意思呢?”李林向庞统笑着问道。
 
    庞统明白,前日中邪般叫诸葛亮得逞,李林到现在还有些介意,听闻李林之言,庞统心说“自己这个老友可是有点让主公生气啦!”
 
    随即庞统只能拱手道:“臣下以为……应当速战速决!”
 
    “嗯!”李林点点头,对庞统道:“看来士元这般想的了!”
 
    很可惜的,在李林心中,郭图、蒯越的分量不及庞统、程昱、徐庶等人,真正决议战事的,眼下不过是李林、庞统、徐庶三人而已,而谁人都知道,李林是个急性子,当然是想着和孙刘联军速战速决了。
 
    次日,周瑜对李林下了一封战书,上面多有嘲讽之言,引得李林勃然大怒,立马叫蔡瑁准备战船。一个时辰之后,李林这一次亲自登船督战,当然了,是被夏侯霸推着轮椅上去的,身旁华佗还一直的跟着。
 
    李林既在,蔡瑁更是不敢懈怠,驱使战船,艨艟三百余艘,走柯不计其数,浩浩荡荡,赶赴赤壁,行至途中,却已遥遥望见江东船队。阵布有圾。
 
    “呦呵!”待望见远处江东船队那周字大旗之时,李林轻笑一声,怒声喝道:“什么叫近日江上风平浪静,有利于贵军!那周瑜小儿竟如此狂妄,即便是大风大浪,我军亦是不惧!”李林说的,当然是周瑜在给李林的战书之中所说的,特意将日子定在今天乃是照顾李林一边,这么气人的话,怎么能叫李林不窝火呢?
 
    “周瑜此举,不过是激主公出战罢了!”程昱在旁微笑说道。
 
    “我岂不知也?”李林大笑一声,拍着轮椅上扶手,冷笑说道:“今我麾下荆州水军,不是往日的软柿子,待我败了周瑜小儿…………哼!蔡瑁!”
 
    随着一阵脚步声,蔡瑁急急从不远处走来,抱拳应道:“末将在!”
 
    深深望了一眼蔡瑁,李林沉声说道:“我寄重望于你,休要叫周瑜小儿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末将遵命!”蔡瑁抱拳应喝一耸,当即摇旗,于江上排开阵势。与往日不同的是,眼下在水军之中督战的,可不是张允、蔡中、蔡和等人,而是李林麾下大将太史慈,马超,张南,郭淮等将,虽说众将不习水战,可论武力,远远在对方之上,当然了,骑惯了战马的这几位冷不丁以上战船可是没少吐,特别是马超这样的西北人,可是遭罪大了…………
 
    可是这是李林的意思,荆州水军将领精于水战,却在勇武上不及江东将领。而李林麾下大将虽是勇武,却用不精水战,是故,李林便将麾下众将混编,用荆州水军将领指挥船只、用辽军将领应战,虽然说是坑苦了自己麾下这些兄弟们吧,不过也是能先这样了,也只能劝他们客服一下了,也就是说,类似蔡瑁等人,只需一行指挥船只便可,应敌之事,交与李林麾下北军将领便可,如此一来,众将各司其职,胜算自然大大提升。
 
    “周瑜也不免心急了!”庞统犹豫着对李林说了一句。
 
    “恩!”李林点点头,他不是不明白庞统说这话的意思,他与李林一样,都希望速战速决。
 
    凝神打量着远处江东战船,看着看着,他却发现有些蹊跷,口中喃喃说道:“主公,这江东战船,好似有些古怪啊!”
 
    “古怪?”李林放眼一望,面上很是惊愕。只见远处江东战船,竟是用铁索连在一处,铺以木板,各船齐头并进。船上弓手密密麻麻,引箭待发……
 
    “连环船?”李林忽然惊叫一声,死死盯着远处,眼神闪过一道精光,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这周瑜怎么…………”显然,蔡瑁也看到了江东战船的不同寻常之处,心中大感疑惑。在精于水战的蔡瑁看来,此刻周瑜的做法,明显是十分愚蠢的。江上水战,重在机动性,倘若将众将以铁索连接,显然就失去了机动性!
 
    可不管怎么说,仅一个照面的工夫,辽军还是落于了下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得多。以三十余艘战船为一队,江东水军挥船而进,率先与其交锋的,是张允所率领的水军前部,作为蔡瑁副手,张允自然也是精于水战之人,待他望见江东船只开来。当即指挥船只应战,所用的策略是叫两翼船队抵住江东战船两翼,将江东船只前军放入,三面夹击。在策略上,张允并无失误之处,然而事况,却是远远超乎他所意料。不同于以往作战。江东两翼船队待靠近辽军战船之后,并非减缓速度。而是一面下令船上弓弩手放箭,一面直直撞了过来。随着张允眼中惊色越来越浓。辽军两翼战船竟是被江东两翼战船撞得阵型大乱,眨眼之间,数十艘战船被撞得木块四溅,船上辽军一阵惊慌。纷纷落于水中。
 
    “这…………”张允亦不免有些惊慌,摇旗大声喊道:“挡住!给我挡住!”话虽如此,可是战船用铁索连于一处的江东战船,又哪里是辽军战船可比?几乎是不需何等策略,江东船队一路高进,反观辽军船只,纷纷被其撞得支离破碎。船上辽军惊叫声此起彼伏。
 
    “想不到周瑜竟有如此妙法?”不懂水战的庞统喃喃说了一句。
 
    “是么?”李林淡淡说了句。
 
    “咦?”庞统疑惑地望了一眼李林,却见他双眉紧锁,显然是在想着什么。
 
    两翼的惨状,蔡瑁自然也看到。偷偷望了一眼李林,却见他凝神望着远处,未免李林发怒,忙摇旗大喝道:“传令中军蔡中、蔡和,救援两翼!”
 
    命令经过几个传递,终于传到蔡中与蔡和两人处,只见二人与各自船上的郭淮,张南商议一下,赶忙变换阵型,救援辽军两翼船队,可是比起江东兵来,辽军处境更是危机。不外乎今日江东战船,一改往日一触即退的作战策略,竟然与辽军硬拼,江东战船以三十余艘为一队,挥军猛进,大有一往无前、死战不退的气势,即便是遇到辽军战船,也不掉转方向,竟是直直向前撞去,此等情形之下,辽军战船节节败退。船上辽军纷纷被撞入水中,更有甚者,竟是连战船都被撞碎,沉没于江中。
 
    “这……这怎么可能啊!”凝神望着远处战局,李林身旁众人都是惊讶无比,他们虽然不熟悉水战,但是毕竟在此与江东对峙这么多日子了,久病成医了,也是明白过来一点水战的过程,郭图吃惊的疑惑道:“为何我军被撞得人翻船倾,反观江东战船之上士卒,竟是丝毫无损呢,按理说,如此猛烈撞击,其军士卒自然也是人仰马翻啊!”
 
    “平衡!”李林黑着一张脸,凝声说道:“江东战船用铁索将数十艘战船连在一处,横于江上,论平衡,自然在区区一艘之上,再者嘛,恐怕江东战船加固了前侧,否则,就算再是平衡,亦无法将我军船只撞碎!”
 
    “哦?主公竟然还懂这样的道理?”一旁的蒯越听了李林的解释吃惊的问道,作为一个荆州土生土长的人,蒯越都没有很了解这平衡的原理。
 
    蒯越喃喃念叨几句,疑惑道:“看此间情形,若是按此法将战船连于一处,即便是遇上大风大浪,船上将士亦是如履平地咯?”
 
    庞统忽然插话说道:“是的,就算是大风大浪,只要是连接的船只够多,船上将士亦是如履平地!”

当前网址:http://u-neon.com/a/xingkongcaipiaomianfeiziliaodaquanyule/20180531/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