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说话,而貂蝉也是媚眼如丝的看了一眼李林

小编:刘和笑道:以后你就专门服侍辽侯吧,等到辽侯走了,你也跟着离开! 刘真眼中立即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欣喜,但是在刘和面前当然不能表露出来,毕竟这样可是让被人觉得在刘和这里,

  刘和笑道:“以后你就专门服侍辽侯吧,等到辽侯走了,你也跟着离开!”
 
    刘真眼中立即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欣喜,但是在刘和面前当然不能表露出来,毕竟这样可是让被人觉得在刘和这里,肯定是没有在李林那里好啊!
 
    刘真强忍着心中所想,道:“是!”
 
    李林当然是得了便宜卖乖了,不自觉的搓搓手道:“这个……林也算是夺兄长所爱了,这个……不好吧!”
 
    刘和摆摆手,道:“哈哈,元杰说的哪里话,来……元杰,众位官员已经等候多时,还是赶紧入座吧!”说着,刘和指了指在自己之下,但是在所有人之前的位置,乃是出于刘和和众官员的中间地带,当然了,这也象征了李林的身份。
 
    李林一拱手,道:“多谢兄长!”刘和请了李林几下,自己也回了座位,李林做爱座位上,方方站在其后,刘真站在李林身侧偏后方,方便服饰。
 
    刘和缓缓入座,不会,竟然还没着急开始,李林都想了,自己都来了,这个刘和怎么还不开席呢?只听到一声尖细的嗓音响起,“王妃殿下到!”
 
    “王妃?”李林喃喃的说了一句,只看一有荣华贵的女子,穿着几位悠长的霓裳缓缓而入,后面四名宫女拉着裙角,女子盈盈的步伐,尽显魅态,女子一进来,只看所有官员立即起立,拱手道:“拜见王妃殿下!”而那王妃,可是毫无表情和恩宠之意,直接向里面款款而走。
 
    看来也是被众人稀里糊涂的给带的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眼前之人,走进才看出来,这可不是别人,正是貂蝉啊,李林虽然知道这刘和早就已经跟这貂蝉勾搭到了一起,而且这个貂蝉绝对不是简单之人,对于刘和也是必有所图,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刘和竟然色迷心窍,封了这个灾星为王妃,这……这刘和难不成是在找死吗?董卓和吕布就是前车之鉴啊!
 
    而那貂蝉呢,也已经走进,李林也只好随了大流,拱拱手,道:“拜见兄嫂!”称刘和为兄,当然就管这个所谓的王妃貂蝉为兄嫂了,无论如何李林的地位在那里…………
 
 第二十二章 刘和酒宴
 
    李林站了起来,算是给了貂蝉面子,而貂蝉呢,也是给了李林师祖的面子,虽然走过了那么多的文武官员,貂蝉连目光都没搭理他们一下,但是到了李林面前,确实是一躬身,盈盈一拜,妩媚的声音道:“拜见辽侯!”
 
    李林淡淡一笑,拱拱手道:“拜见兄嫂!”既然是管刘和叫兄长,那么当然是管貂蝉叫一声嫂子了,貂蝉听了之后有些掩饰不住的轻笑了一声,李林也看得出来,估计这是貂蝉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叫法,有些接受不来啊,但是就你貂蝉想让李林叫你一声“王妃殿下”怎么可能?
 
    再点头示意一下,貂蝉办款款的走到了刘和的身边,与刘和并排而立,刘和也是满面的春风得意,一挥手道:“开宴!”
 
    李林咂咂嘴,缓缓的坐了下来,刘真弯腰,将李林的酒杯填满,而刘和也已经端起了杯子,一旁的大臣们也是正襟危坐,场面立即安静下来,刘和清了清嗓子,举杯说道:“众位爱卿,此时此刻,寡人能与众位爱卿在此长安城中庆贺,实乃是寡人平生之幸,也是我大汉之幸,寡人好像亲口告诉历代先皇,这大汉的二都,还在我们刘家人的手里!”
 
    刘和说的话铿锵有力,下面文武大臣纷纷的激动的起身道:“大王英明神武,盖世无双!”而李林则是毫无动作,心里无语道:“你还想亲口告诉先皇呢,你现在直接一头撞死,立即就见到你家先皇了!到时候你就可以亲口告诉他了!”
 
    刘和对于依旧坐在那里的李林,没啥反应,就连眼睛都没有往这里瞟一下,刘和摆摆手,道:“众位爱卿快坐!”
 
    众人再一次落座,跟这大王之顿饭也是费死劲了,刘和笑道:“寡人能在此处与爱卿们庆贺,又何尝不是各位爱卿的功劳啊,更是寡人麾下众将士的功劳,若无众位以死效命,我大汉,不知道何时才有清明一天啊!寡人又怎么向历代列祖列宗交代啊!”
 
    众文武官员有赶紧的站起来,拱手道:“大王英明!大王英明啊!”
 
    李林无语的抿了一口杯里的酒,你说你们就喝一口酒,至于吗,老子的手端着酒杯都尼玛酸了…………
 
    对于李林的动作,有些人皱了皱眉头,有些人不削的嘴角一挑,但是这刘和依旧是毫无反应,激动的在此高举酒杯道:“众位爱卿,干!”
 
    “干!”众人齐声喊道,一饮而尽,李林也喝完了自己还剩下半杯的酒。
 
    众人三次落座,音乐声响起,众多舞蹈演员纷纷入内,摆弄舞姿,李林现在倒是对这个不怎么感冒了,刚开始见到吧,还有些新鲜的,但是现在,可是没啥太大兴趣了,你跳的又不是脱衣服,有啥看头,我家老婆比你们长得漂亮,比你们跳的好看,想到这里,李林一瞟身边正在弯腰给自己倒酒的刘真,嘴角微微一笑,脑袋一探,在刘真的耳边说道:“诶诶!你会不会跳舞啊?”
 
    “啊?”刚刚到好酒端着酒壶的刘真诧异的叫了一声,疑惑的看这李林,李林又说道:“我是问你会不会跳这个?”说着李林指了指眼前的歌舞。
 
    哪有你这堂堂辽侯,问一个小婢女会不会跳舞的?刘真听明白之后,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这李林简直就是在调戏自己嘛,但是刘真也不敢不回答,微红的小脸轻轻一点,李林笑道:“我就说嘛,你肯定会,有时间给我跳着看看,肯定比这个好看多了!”
 
    刘真脸色更红,不敢说话了,而李林的这一幕正好落在刘和的眼里,刘和眼神很有意思,让人有些摸不透,貂蝉兰花玉指夹着一块香桃抵到了刘和面前,看了看刘和的眼神,貂蝉小声问道:“王,你可是在看那李元杰?”
 
    刘和一口咬住了香桃,还用舌尖舔了舔貂蝉的手指,没有说话,而貂蝉也是媚眼如丝的看了一眼李林,而这一眼,可是正好落到了李林的眼里,李林只感觉浑身一抖,赶紧将眼神望到了别处,心说,“这个貂蝉,果然是一个狐狸精,那个小眼神还真尼玛勾人啊!怪不得能够个大诸侯迷惑的神魂颠倒!”
 
    又是一阵的寒暄,客套,李林多有一些不削于在跟一帮人假笑了,不过李林却发现了一件事,嘀咕道:“这个……怎么没看到伯达呢?”李林很久不愿意搭理刘和这边,所以还以为司马朗现在还是刘和身前的红人呢,不过刘和大宴群臣,怎么却没有他呢?
 
    李林疑惑的问着刘真道:“诶!真儿,怎么不见司马大人?”
 
    刘真满脸的疑惑,摇摇头,道:“婢女不知!”
 
    李林点点头,废话,刘真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婢女,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李林咂咂嘴,想问问刘和,但是又不好意思出口,所以也就走吧,自己是来吃席的嘛,接着吃着,看着歌舞,不一会,尼玛,李林有些困了。
 
    随后就是众位大臣们还有刘和互相敬酒,这李林可是遭了殃,出了刘和,这里李林就相当于二号人物了,众人敬完了刘和,当然就是李林了,刘和这里的酒,虽然没有李林府上那些珍藏的高度酒,但是也都是美酒,有些度数,不一会,李林就已经有些迷糊了。
 
    “辽侯!敬你!”就看到一个大汉站在了李林面前,李林迷离的眼睛一看,不是别人,要说起来此人还是自己的老岳丈,张素素的亲爹,张燕,现在的张燕可是已经十分见老,可见刘和攻打长安洛阳等地,张燕可是没少操心,李林一看自己老丈人敬酒给自己,赶紧举起了酒杯,刘真连忙道:“辽侯莫急!”原来李林杯子里是空的。
 
    李林也不知道该跟这个张燕说啥,看着张燕也是欲语还休的,李林赶紧举杯道:“素素在我那里很好,你的为孙已经快两岁了,我会告诉他他的姥爷是谁的!”
 
    张燕有些惆怅,也有一些感动,晃了晃酒杯,随即一饮而尽,李林也是赶紧喝了杯子里面的酒,正打算跟张燕唠唠家常,说说素素的孩子,张燕忽然很有深意的对李林说道:“辽侯,长安之地破败,不及辽侯之地,辽侯还是速速归去吧!”
 
    “啊?”李林本来就已经有些迷糊,一听张燕的话,更是迷糊,李林没有听懂,疑惑的问道:“啥意思?”
 
    

当前网址:http://u-neon.com/a/xingkongcaipiaomianfeiziliaodaquanyule/20180521/3.html

 
你可能喜欢的: